评论

  • 张复利:乡关何处
    乡关何处“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在创作这批雪国系列作品时脑中总浮现这两句古诗,进而联想到哲学家海德格尔所围绕着“还乡”的哲学思想,还有诗人余光中与文学家沈从文笔下的乡愁,因为我内心深处一触即发...
    查看详情
  • 张复利:记忆的阔远——走进小松的油画天地
    记忆的阔远——走进小松的油画天地油画家陈小松的作品给人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广袤的视觉空间印象,这空间由近而远,仿佛远处传来隐约悠扬的歌声般让人如沐春风,我想只有那心灵世界常处于无比纯净与经常能放空自我的画家...
    查看详情
  • 张复利:绘画何为?
    绘画何为?——写给油画家刘义绘画何为?是每一个真正的画家不同时期的绘画思考与对艺术本质不断探求的一个永恒话题,带着对这一可能伴随我们一生艺术命题的追问,会让我们不时地陷入一种困顿迷茫与浑然不觉之中,也让...
    查看详情
  • 汪为胜:试论“大写者”
    当下提出“大写者”,不是口号,而是一个值得关注的学术研究。从表面上看,“大写者”,即“大写意画家”,然而问题并没有那么简单。这里的“者”,指画家没有错,而中心词是“写”。“写”,即“写意”,它可以分为两个部分。一是...
    查看详情
  • 身处乱世的艺术家皇帝
    赵佶《瑞鹤图》精致与文雅的“新潮流”,是有宋一代的“转向”,人们从追求武将“大丈夫”转变为崇拜文人“士大夫”。而这个时代转向的代表人物,宋徽宗当之无愧。尽管宋徽宗也有收复燕云十六州的雄心壮志,但相对于政治军事...
    查看详情
  • 苏传敏:形式的重铸
    形式的重铸(文/苏传敏)宗白华说:所谓艺术,就是人生忘我的一刹那。如何理解老先生这句话?佛家倡导无我,亦即丢掉只关注外部世界的那个“我”,转而体验生命内部的律动。那律动是美妙的。把生命内部的律动用可见形式...
    查看详情
  • 如何正确认识西方现当代艺术和中国美术评价体系建构
    如何正确认识西方现当代艺术和我们如何建立自己的美术评价体系,两者之间有密切的关系。美术理论界在广泛接触外来艺术的过程中,更深切地认识到学习和研究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我们既要有广阔的国际视野,更要有传统...
    查看详情
  • “宋丽交流”——900多年前的“一带一路”
    “为什么在南宋皇帝赵构的德寿宫第四次考古中,出土了一些高丽青瓷的龙纹片?”日前,在杭州名人纪念讲堂的课前,记者一见到宁波大学人文与传媒学院院长张伟教授,就迫不及待地问了心中的疑惑。“这应该是高丽与宋交流...
    查看详情
  • 艺术“原创性”亦有“流弊”
    我们当下的时代太注重艺术的“原创性”,以致艺术“原创性”几乎成为艺术工作者的唯一目标。现在有很多艺术品,除了贴上“原创性”标签,就再没有任何意义了。为了创新,我们时代的艺术工作者似乎做了他们能做的一切。艺术...
    查看详情
  • 带着问题意识看书法
    图为刘洪洋篆书《王世贞·淳化阁帖跋(摘录)》。书法创作与展览、批评、学术互动如何融为一体?近日,中国书法家协会在内蒙古乌海举办的“现状与理想——当前书法创作学术批评展”与学术论坛,就该问题做出了有益尝试。...
    查看详情

客服电话:18156032908 18155173028 18956011098

©2005-2018 zhuoke.cn ICP皖ICP备09018606号-1